张三清文章(一)
栏目:文学 发布时间:2022-05-13点击量:
(三青之声)《散文“结识季海峰、见证好校长”马首篇》(记者札记)开篇的话:亲爱的读者,大家好!从2022年初开始,我在网络平台推出了系列报道,相继对全国三八红旗手王惠贤、知名爱心企业家瞿坤、退役军人自主创业模范王宗伟、涿州二中进行了较为系统地宣传,我

(三青之声)

《散文“结识季海峰、见证好校长”马首篇》

(记者札记)


开篇的话:

亲爱的读者,大家好!从2022年初开始,我在网络平台推出了系列报道,相继对全国三八红旗手王惠贤、知名爱心企业家瞿坤、退役军人自主创业模范王宗伟、涿州二中进行了较为系统地宣传,我把这种宣传方式叫“组合拳”出击,反响不错。

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传递社会正能量是一名新闻记者的职责所在。

教育连着千家万户;教育在社会关注度极高;教育始终是人们关心的热门话题。教育的成功与否,与老师、校长息息相关。每位家长对教育的期盼,希望自己的孩子去好学校读书;希望有好班主任教;更希望学校有一位好校长掌帅印、挑大梁。

什么是好校长?好校长是如何治理学校的?哪所学校的校长是好校长?这是大家非常关心、关注的。

群众的需求就是我们要宣传报道传递的。今天我给大家介绍一位好校长,看看他是怎样把校长当好的......


《记者札记》(马首篇)


“结识了季海峰 见证了好校长”


(散文) 作者 张三清

记者就是个杂家,涉猎广泛,政治、经济、军事、企业、教育、文化、工厂、农村不一而足。

记者的功底就是善于归纳总结,善于在纷繁复杂的素材当中提炼出精华广而告之。


四十多年记者生涯,采访学校、报道学校无计其数,所思所感总结出两句话:一名好教师就能教出一批好学生;一名好校长就能带出一所好学校。

其实我的所思所想、我的感悟,这两个道理连没上过学的文盲大老粗都明白,进一步地说,这是至理名言,没必要我再用更多的笔墨“瞎白呼”。

然而,何为好老师?何为好校长?好老师是怎么好的?好校长是怎么当的?恐怕这里就有很多说道了吧!

好老师涿州成百上千,我再当四十年记者,每天都写也写不完。好校长在涿州要比好老师少得多了去了,就我的写作速度,用不了半年就能把涿州的好校长都写一遍。

好校长是个广义的词。那么什么叫好?好在哪?我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叫《地道战》,里边有一句台词:“要说地道呀?各庄有各庄的高招!”好校长把学校治理得井井有条,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二中闫宏玉是好校长。他把二中的传承、二中的底蕴发扬光大;他让二中的教学质量连年创新高。


实验中学王国辉是好校长。他用情感治理学校有口皆碑。

清凉寺学校李宗臣是好校长。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带领一所濒临倒闭的学校跨入先进行列。

双语学校甄大鹏是好校长。我是党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他在西丁小学任职十余年,让西丁学校成为保定、河北的小学名校;他到双语学校任职一年多的时间,就让双语小学在全市排位由第七、八一跃拿到了第二。

西丁小学杨潮是好校长。他在南良沟中心学校任职时,让这所学校大打翻身仗;他在南关中心校任职三年,使这所学校由全市第九一跃全市第三;他到西丁学校任职一年多的时间,西丁学校在全市小学当中仍是排头兵、领头雁。杨潮为什么到哪所学校任职,都能使哪所学校高奏凯歌呢?因为杨潮干工作激情四射。

下胡良中心校陈学是好校长。他用坚守、用拨乱反正,把一所没人愿意去的问题学校,治理得不仅仅是旧貌换新颜,而且历史性地让这所学校教学质量跻身于全市八强,首开先河,重树了形象,树立了里程碑。

三中学校校长宋良、双塔学校校长魏长春、三义小学校长魏进学、高官庄中学校长赵四明、南马学校校长王飞、码头学校校长王树松、大邵村学校校长贾丙伟、普林庄学校校长张富、陶营学校校长刘红满、南关学校校长商士超等等,诸多的校长都是好校长。

为什么我在今天的文章里点名陈述了王国辉、李宗臣、甄大鹏、杨潮、陈学等这么多好校长呢?因为我跟他们很熟,也多次采访过他们,非常了解他们,自然有发言权。

诚然,在涿州教育界我可以不客气地说,我认识、了解、采访涿州各学校的校长真不少,对大多数学校、对大多数校长都如数家珍,了如指掌。这是我对教育情有独钟之所在。还有人会不解地问:“你为什么用这么多笔墨写那么几个校长呢?”我的答复是:其他校长也别着急,容我腾出时间来,一定要把涿州的所有好校长统统宣传一遍。待到涿州的所有学校的校长都成为好校长,涿州的教育一定会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

今天我的文章开篇的意思就是要阐述一下何为好校长;就是要在涿州众多的好校长当中,拿出一位好校长进行剖析。看看这位好校长有何高招?我把他当校长的资本、诀窍用浓墨重彩写出来,在《今日头条》这个主流媒体“曝曝光”,让大家看一看这个人,把他冠以好校长是否称职?把他当做好校长的典范大力弘扬是不是恰当?让他成为好校长的马首是不是大家认同?

电视剧《梅花三弄》是著名作家琼瑶的佳作。她讲了几个爱情故事很精彩、生动,发人深省、引人入胜、耐人寻味。

我今天在阐述这位好校长之前也卖个关子,在没说出这个好校长名字时先提出了三问?我以为这三问地提出,看完这位好校长的事实,证明他在好校长当中就是不一般,就是耐人寻味,就是引人入胜,就是可以当马首!

有性子急的人可能要急切地问:“张三清别在这跟我们打哑谜了,你今天写的这个好校长究竟是谁呢?把他那些与众不同的“玩意”拿出来让我们欣赏欣赏、见识见识,也让我们明明心,他怎么个好法?我们到了要学习他哪些地方?”

今天我的笔墨重点要写的就是涿州市高新区学校校长——季海峰。

《季海峰系列报道马首篇》


涿州市高新区学校校长季海峰

结识季海峰大概在2018年的早春,当时他是大邵村中心学校校长。

这阵子我的文章总爱出现一个词:盐打哪咸、醋打哪酸?意思就是先把故事的来龙去脉叙述清楚。我觉得这样写就跟拉家常一样,娓娓道来,让人看着舒服。

先说我怎么认识的季海峰呢?

早在2016年、2017年我去实验中学采访,每次都会碰见因为返聘到该校工作的魏少武老兄。魏少武,1945年出生,比我年长11岁。魏老兄三十几年前在兰营乡当乡校长时我们就认识。他不仅是教育专家,而且会画画、会书法、会摄影。魏老兄还有一个嗜好,就是喜欢打乒乓球。现在他都快到耄耋之年了,打乒乓球还能连续打20局一点不累。瞧瞧人家魏老兄的精气神谁人可比?!几十年来,魏老兄我们关系很好,就跟忘年交似的,一见面虽然有说不完的话题,但万变不离其宗,全都讨论的是教育、是学校、是老师、是校长。2016年实验中学请来了一个作家来演讲,我参加了,魏老兄也参加了。我们在听演讲的间隙,魏老兄说,大邵村中心学校有个叫季海峰的校长干得不错,抽时间给他写写。

我说可以。

很快到了2017年我又去实验中学,魏老兄又问我什么时候去大邵村中心学校?

我说您安排吧!

时间到了2018年早春,魏老兄给我打来电话说一会儿季校长派车来接。

大约有一袋烟的工夫,汽车到了我家,是该校一位退下来的老校长亲自驾车。

因为记者的职业习惯,我上了汽车就和他攀谈起来。原来他姓张,是大邵村人。他的哥哥叫张凤茹,在东关新村住。

世界太小了,我就在东关新村住。我一听说他哥哥叫张凤茹,更巧了。我不仅认识他哥哥,而且就住在我楼上。因为这诸多的因素,这位老校长在汽车上跟我介绍了一些他们现任校长的基本情况。

他告诉我,季海峰是三年前从双语学校调过来的。他来之前这所学校的教学质量在全市属中等水平。三年来,季海峰带领全校师生拼搏奋进、砥砺前行,使学校不仅仅出现了质的飞跃,还使学校综合考评跻身于涿州六强,创历史最好水平。

这位老校长越说越激动,从话语间就能感觉到他对他们这位承上启下的年轻校长是佩服有加。

老校长地陈述我越听越上瘾,越听越想急切地见到这位好校长。

从华阳路、107国道,再经过水岸花城,我们一直正西,在大邵村又穿街走巷,只二十几分钟,大邵村中心学校——一所漂亮的、高标准的现代化的乡村小学就矗立在我的面前。

我走下汽车,看到在校门口站着一个人面带微笑与我打招呼。经魏老兄介绍我得知,他就是大邵村中心学校校长季海峰。

《季海峰系列报道马首篇》


涿州市高新区学校长季海峰(左二)


我上下打量我面前的这位季海峰校长:中等个头,体型偏瘦,皮肤白皙,一双大大的眸子炯炯有神。然而,这些都没有引起我的关注,只有他那宽宽的额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因为我的额头就比较宽,没想到他的额头比我还宽很多。小时候听老人们说,额头宽是聪明的象征。这话在我这没有应验。因为我小的时候学习还凑合,人也不能说笨,但考高中、考大学还是名落孙山。

那么,季海峰这个大额头究竟聪明不聪明呢?经过在学校参观,又经过几个小时地座谈,我觉得老话“大额头聪明”在季海峰的身上应验了:考大学季海峰金榜题名,这是不是聪明?毕业后当英语教师人家成了金子闪闪发光,脱颖而出,年纪轻轻就被提拔为双语学校副校长;2016年国家评定职称改革,基层的老师也可以评高职。季海峰凭着自己的实力,顺利地通过了严格的考评,在涿州市数千名教师中脱颖而出,第一个拿到了正高职职称。就凭这,你能说季海峰不聪明吗?!还有一点我佩服季海峰的勤奋。他当老师、当教导主任、当副校长、当校长,本来工作非常忙,可谁也没想到,在这些年当中,他利用业余时间撰写了三百多篇教学论文,相继发表在国家、省市的教育杂志上,光稿费就拿十多万元。

季海峰是为了区区几百元稿费而努力吗?非也!因为他的聪明,因为他的刻苦努力,因为他对教育的情怀,对学生对家长的负责,对事业的追求使然。

此次到大邵村中心学校采访不虚此行,收获颇多。回来以后,我在感动敬佩之后,就是用实际行动抒发自己的情怀——奋笔疾书写文章。我一天之内写了两篇稿子:一篇是人物通讯,介绍好校长季海峰的先进事迹;一篇是工作通讯,介绍的是大邵村中心学校取得的教学成绩。令我高兴的是,我的两篇文章在半个月的时间里都在《保定日报》刊登了,而且宣传效果甚佳。

季海峰是五年前在大邵村中心校当校长时我认识的,之后我又去了学校几次。通过几次零距离接触,对他有了深入地了解。人家无论当教师、无论当科室主任、无论当副校长当正校长,手中的笔一直没闲着。十几年来,他在全国性的教育杂志光发表论文就达300 多篇。其中我读了几篇,无论在学术上,还是教育理念,抑或是教学管理等等,真是有较高的水准,让我这个当了大半辈子的老记者都刮目相看。过去那些年,我也没少写稿子,报纸也没少刊登,可那大多数都是地方小报,想上个河北日报都比登天还难,上人民日报、经济日报等那些国家级的大报,连想都不敢想。你说季海峰在业余时间写了那么多论文,还在国家级的报刊杂志上公开发表,是不是令人敬佩,是不是了不起呀?!

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这句话我理解,很多人更理解。有人一定会说季海峰写论文是不务正业。好好的校长不结记着学校的管理,天天琢磨着写论文,结记着挣稿费,学校的工作肯定抓不好?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他去大邵村中心才两三年的光景,愣是创造了奇迹,有史以来的让大邵村学校跻身于涿州小学第一平台,他去的第一年就拿了个全市第八,第二年学校总评全市第六。为大邵村学校立下了新的里程碑。

随着时间的推移,又有几次到大邵村中心采访,季海峰我们通过推心置腹地长谈,对他地了解更深了。我看人比较准,预测也比较准。当然与迷信不沾边。倒是对成语“一语成谶”理解得很透彻。根据季海峰的才华,看到季海峰的睿智和韬略,2018年有一次当着好几个人的面我说,季校长,据我观察和预测,用不了三年五载,你一定会到城内当一所大学校的校长。令我难以置信的是,没等到过三年五载,只三个月的工夫就传来了好消息,教育局调任季海峰到新落成的高新区学校任校长。

听说季海峰调到了新落成的高新区学校出任校长,我自然高兴。但是,在高兴之余又在脑海里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季海峰到高新区学校当校长是高升了还是降职了?因为我在想一个问题:一所新学校的建成,校长是新的,老师是新的,当然了,学生们更是新的。在这诸多新面孔当中,最令我担心的是,一所新学校的建立,没有知名度,没有底蕴,学生会来这里读书吗?招生肯定会有问题。

然而,我想错了。到了招生季,高新区学校把招生信息从网上一公布,几天时间报名就达九百多人。我给季海峰打电话询问招生情况时,他高兴地告诉我,不到一周时间学校爆满。此时我那颗杞人忧天、忐忑不安的老心脏才踏实下来。

然而,尽管如此,我还是没看好这所学校。因为学校的班子成员都是在全市各学校抽调的;老师也是东调一个、西调一个。这是一个巴巴凑的学校。我断定,这所学校在短时间內教学质量不会有什么起色的。

其实我又错了。因为我还是低估了季海峰;更低估了季海峰的才能。

2018年、2019年、2020年,高新区学校开办三年,不显山不漏水。因为学校的小学初中都不参加考评。2021年初中到了考评季。经过全市各学校综合评比,高新区学校的初中取得了全市第二的好成绩,着实令人振奋。同时也令我感到十分惊喜。

四年前季海峰出任高新区学校校长时,我就三番五次给他打电话,要宣传他们学校。可季海峰总是摇摇头、摆摆手,婉言谢绝我。他说:“张老师,高新区学校是一所全新的学校,工作还没干呢就大力宣传,就大肆炫耀,那样做会适得其反。等学校出了成绩我一定把您请到学校,您想不写都不行!”

我一等就是四年。在这四年当中,他从来没有邀请我到他们学校采访,也没有让我给他们写一条新闻。他刚去高新区学校时间不长,我就和他联系,想组织几个人前去看看他。他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足足推了四年。时至今日,他依然没有邀请我到他们学校转转。

诚然,这几年我们虽然零距离接触非常少,但感情还是非常好的。现在高新区学校非常火,火到了每到招生季季海峰都不敢开手机。

四年前我在大邵村中心学校采访时,跟他说了一句话:“我也不知道你们校长都是什么毛病,一到招生时都关手机。如果你当了大校长可千万别学他们,不许关手机。老百姓找你们不就是安排个学生吗?能办就办,办不了就说办不了,关手机不是办法。你别忘了,水能载舟也能覆舟的道理!”

其实我是“骑驴不知道赶脚的苦。”这几年季海峰当的这个校长忒累。学校的管理他起早贪黑、废寝忘食,真没少劳神费力。到了暑假该歇歇心了又为招生发愁。

当一所校长要是招不上生来着急。可生源太多,你找他找都来找,他究竟让谁来谁不来?来了的不见得为下,来不了的就真的得罪了。为这事季海峰真闹心死了。你说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手机还敢开吗?!

提到这,似乎话题扯得远了点。但是,我为什么要替校长们说句公道话呢,因为他们当校长真的不容易,应该理解他们。

文章写到这还得把话茬拉回来,说说季海峰哪好?这个话题确实难以回答。因为一人难称百人心。我说他这方面好,那方面好你都不认可?要想让大家心服口服,没有三把刀子两把剪子的不能服众。从表面上看,我可以认定:季海峰是涿州第一个评上正高职教师的。第一就是冠军,就是好!季海峰在全国报刊杂志发表论文三百多篇,谁能比?这算不算好?!2021年高新区学校初中在全市综合考评中虽然没拿到第一,屈居亚军的好成绩也不是平白无故得来的?!得了第二他们做了多少工作,付出了多少努力个中的艰辛谁心里都明镜似的。

从表面上看,有了这三好就足以证明季海峰就是一位不一般的好校长。至于说从细微处剖析季海峰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我约了他若干次,他都没时间接受我的采访,只是春节过后,他把《教育家周刊》以《季海峰:努力让教师过得“舒服”一点》为题发表的文章通过微信传给了我。我经过一字一句欣赏品读,觉得大记者就是大记者,《教育家周刊》的记者把季海峰在管理学校的那些诀窍、高招、经验梳理得十分到位。我认定,他们刊登的季海峰的事迹就更足以证明季海峰这个校长当得就是不错,他当好校长的马首当之无愧。我要是再约他、再采访他、再重新总结他,就是较尽了脑汁,也不会写得比人家精彩。

为了让季海峰的事迹推广开来,为了让季海峰的教学管理理念发扬光大,为了让他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下面我把《教育家周刊》发表季海峰的事迹文章全文转载,以此作为我评价季海峰是好校长的一个佐证吧!


《教育家周刊》介绍季海峰的事迹文章真不短


《教育家周刊》2021年12月8日


题记:河北省涿州市高新区学校校长季海峰说:自己上学时感觉上学很辛苦。于是,做了教师就想办法让学生学得“舒服”一点;自己做了教师时要面对繁重的工作带来的压力,很多时候感到很压抑。于是,当校长后就想办法让教师过得“舒服”一点。从这种朴素的认知和情感出发,让教师在学校过一种“幸福”的教育生活,成为季海峰多年思考和探索的主题。


季海峰:努力让老师过得“舒服”一点


季海峰对“幸福”有一种执念


1995年,他从河北省保定教育学院毕业走进河北省涿州市乡镇学校任教,2018年调任涿州市高标准建设的高新区学校任校长,23年间,季海峰的身份从教师、教导副主任到教导主任、教学副校长再到校长,从乡镇到城市,力所能及地让更多学生和教师感受到更多幸福,是他坚守教育事业的不竭动力。


幸福教育成就师生高雅幸福人生


“‘幸福’一词根植于我的内心深处。上学时,我感觉学习很辛苦,做了教师又要面对繁重工作带来的压力。校园有时给我的感觉是十分压抑的。因此,刚做教师时,我就想着如何让学生学得‘舒服’一点;当校长后,我就想办法如何让教师过得‘舒服’一点。只有‘舒服’了,人才可能感受到幸福。”

让教师在学校过一种幸福的教育生活,是季海峰多年思考和探索的主题。在不同的成长阶段,他对教师幸福有着不同的诠释和行动。

归属感:把个人成长融入学校发展

每年寒假放假前,涿州市高新区学校的教师都要给季海峰写一封信,信中可以对学校发展提建议,可以说说“心里话”,还可以吐槽、抱怨……

季海峰收到信后,按照信件的内容分门别类,分出轻重缓急,与学校领导班子成员一起研究这些信件,“随时发现问题随时整改”。

“教师有意识把自己与学校的发展‘隔离’起来,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问题或者看到学校需要改进的工作,不敢、不愿、不想与校长沟通。通过一封信的方式打开教师心里的‘枷锁’,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学校发展的主人,不是旁观者。”谈起“一封信”的起因,季海峰说。

入职3年的音乐教师黄雨桐在寒假的一封信中建议学校尽快建立校史馆,“学校从无到有,经过3年的发展逐渐成为我们理想中的样子,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学校的积淀会愈发厚重。”这是黄雨桐提出建议的初衷。新学期开学,学校就组建团队开始整理学校发展的材料,为修建校史馆做准备。这样快速的反应让黄雨桐没想到。

对于教师提出的问题和建议,季海峰会以匿名的方式在各种场合进行解答或者给出行动计划。“当看到自己的意见被学校采纳并作出整改,我们的心亮堂起来,学校把我们看成是一家人。”采访过程中,许多教师表达了类似的心声。

把每个人的成长融入学校发展中,让教师在学校找到归属感,这是教师幸福的第一个层次。

季海峰总与教师说,你所在的团队决定你前进的方式——与鱼在一起,你就会在水里游泳;与鸟在一起,你就会在天空飞翔。

《季海峰系列报道马首篇》


高新区学校校长季海峰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右一)

因为是新建校,学校需要谋划和践行的事情千头万绪,季海峰激励每一个教师参与到学校建设中来。学校的校歌、校赋、校徽等文化设计均来自一线教师。截至目前,随校园文化一起写入校史的教师有102人。教师参与学校文化建设,增强了教师群体的认同感、归属感,也进一步丰富了幸福文化。

如何增强教师在学校的存在感?让教师心甘情愿在学校这块土地扎根?“为教师幸福提供肥沃的土壤。”季海峰说,在高新区学校,除了注重人性化管理外,还让每一处角落都有教师参与,给教师发展留出足够空间。

2018年入职的王珊大学毕业后“北漂”了3年,她深切知道一个人从零开始打拼有多难。毫无教学经验的她积极参与学校安排的每一项活动。“我感受过那种独自打拼的漂流感,加入高新区学校后就像一块海绵投入水中,我‘贪婪’地在这个团队中汲取养料,生命逐渐变得‘饱满’起来。”如今可以独当一面的王珊组建了钢琴社团和舞蹈队。“没有团队的支撑,自己打破僵局是很难的”。

季海峰说,“归属感体现的是一种共情能力,我们积极营造团队文化,让大家在感受温暖的同时也懂得付出,因为团队的未来决定了其中每个人的未来。”七年级思政课教师陈雪飞的话印证了季海峰的观点,“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团队一点点在变好;反过来,团队又反哺我们每一个人。”

尊重感:以付出、成长赢得尊重

2020年,有着23年教龄的物理教师鲁艳侠调入高新区学校。在学校,相对处于劣势的物理学科组终于有了带头人,每天被同组的年轻教师围着问东问西,鲁艳侠的职业热情再次被点燃。“虽然有着打破舒适区的阵痛,但从默默无闻的‘尘埃’到一个学科的‘专家’,我找到了价值感。”

“被尊重、被需要”是季海峰提倡的教师幸福的第二个层次。

1995年走上讲台,季海峰在自己的课堂上鼓励学生多阅读和分享,避免题海战术;1999年担任中层负责年级组工作,他提倡教师少做重复性工作,倡导高质量的集体备课;2007年开始担任副校长,“幸福”在季海峰心中的分量越来越重,对幸福的理解也在不断加深。他把目光落在教师幸福的更具体行动中。

季海峰将尊重感细化为自尊和自强两部分,强调个体在团队中的自我发展。如何才能实现“被尊重、被需要”?自尊让每个人的品德更高尚、内心更纯洁,自强让每个人更有本事、更有能力。

《季海峰系列报道马首篇》


幸福门幸福人生从这里启航

在学校中学部两栋教学楼的中间小广场上,修建了一座“幸福门”和刻有教师誓词“幸福箴言”的影壁,每年暑期,季海峰都会组织新教师走进幸福门,学习“幸福箴言”,开展欢迎会和入职教育。从“终于等到你”“欢迎新家人”为主题的欢迎会到“洁身自爱”的师德教育,每年都会如期上演。“让教师感受到成为学校一员的荣誉感和应承担的责任,懂得要守住这个荣誉和赢得别人的尊重,自己要自珍自爱自强。”季海峰说。

《季海峰系列报道马首篇》


我们一起向幸福出发


高新区学校教师大部分为“90后”,平均年龄不到31岁。这些教师年轻,有活力,有冲劲,有个性,但教学经验不足。如何让年轻教师站稳讲台?“对内我们营造尊重教师的氛围;对外想赢得家长和社会的尊重,就需要教师的专业硬起来、强起来。”季海峰针对年轻教师制订了“一揽子”培训计划,内容涵盖板书规范化书写、班主任管理要点、教育素养提升等各个方面。

九年级物理教师张慧是2019年入职的,当时物理学科还没有带头人,她又没有教学经验,最初上课全程照着PPT读,自己很累,学生成绩也很差。后来,鲁艳侠来了,每周五下午,九年级物理学科开展集体备课,虽然只有3名教师,但他们也会按照集体备课流程一丝不苟地进行。“课上怎样调动中等生的积极性”“感觉这届孩子不会化简,这点课堂上要加强”“课上要更多关注学生的学情而不是赶进度”……窗外暮色渐浓,而教室内讨论得愈发热烈。张慧对课堂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现在她不再一门心思忙于把课讲完,而是让不同的学生在每节课上都有收获。她彻底改变了在课上手忙脚乱的状态。

“我们的物理课一点也不枯燥,宋珂老师会利用NOBOOK虚拟物理实验室等平台把同学的兴趣激发起来,改变了死记硬背的课堂模式。”让九(1)班学生傅依佳信服的宋珂是九年级物理组3名教师之一,也是一名新教师。教师有了专业上的成长,一方面对教育教学有了自信,内心更笃定从容,另一方面赢得了学生和家长的尊重。

季海峰还针对不同成长需求的教师进行分层培养,对优秀骨干教师开展发展性培训,助力其从“合格”走向“卓越”。其培训内容主要有两类:第一类让教师明确“我到哪儿去”,指导教师根据自身实际制定合理的人生职业规划,如短期规划、中长期规划等;倡导教师关注前沿的教育教学理念,开阔视野,提升格局。第二类让教师知道“我怎么去”,教师通过写教学反思、践行课堂教学改革、课题研究、论文写作等提升专业素养。

付出、成长赢得尊重,越来越多的教师开始自觉追求这一状态。

成就感:每个人都渴望绽放

2016年,季海峰调任大邵村中心学校任校长。面对淳朴、勤奋的农村教师,季海峰暗下决心,一定要给他们之前没有“享受”过的教育生活。从那时起,培育幸福教师开始有了实践样本。

食堂设备简陋落后,季海峰就购置餐桌、空调,增添蒸箱等厨具,让教师在温馨的环境中吃上可口的饭菜;他联系企业家为学校捐助了30多台空调,让大邵村中心学校成为全市唯一的所有教室和教师办公室都有空调的学校,为师生创造了舒适的工作、学习环境;他为住宿教师建浴室,教师们再也不用跑到城里洗澡;外出学习培训的机会也开始多了起来……

“幸福教师在乡村学校有了模样,那个时候的‘幸福’与农村实际相结合,根植于乡土,确实对教师的生命是一次唤醒。”高新区学校教导副主任杨海花当时在大邵村中心学校所辖的村小当教师,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触动,“原来教师还可以有另外一种生活”。

一个人最大限度实现自身价值是对自己负责,这是季海峰对教师成长的期望,也是他自身成长的真实感受。“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不一样,成长的期待值也不一样,但如果通过自己的努力能让身边的人更‘舒服’一些,这是人活着的终极意义。”季海峰说,“成就感是教师幸福的第三个层次,给人的力量也是最强大的”。

在高新区学校,历史教师杨晓芳的名字“家喻户晓”。“课堂上的她有一些小幽默,总能用笑声把同学们拽到课堂上。”九(2)班学生安妮这样评价道,“我们愿意把自己的心事和她说。”

“她总是默默承受工作的辛劳,不抱怨、不争抢,像一个‘知心大姐’。”这是许多同事对杨晓芳的评价。“做一个光芒万丈的人,成就自己也照亮别人。”杨晓芳有点害羞地说。

“早上6:30到校,7:30迎接学生,7:50督促早读,第一节课后组织集体备课,三四节有语文课……”这是语文教师勾术山在笔记本上写好的工作安排。除了教语文,他同时还兼任学校办公室主任、年级主任、语文备课组长。“学校会科学、细致地分析每个教师的能力,并分配相应工作。在我看来,自身能力最大程度的释放是一种幸福。”勾术山信心满满地说。

“输出也是一种生产力。”鲁艳侠每一天都很忙碌,但成就感爆棚。

学校管理不是冷冰冰的发号施令、硬邦邦的数字考核,每个教师都希望得到认可、渴望绽放。季海峰倡导领导班子与教师共享幸福。“幸福多一个人分享,就多了一份影响和传递,有人分享幸福也能激发成就感”。

“三个层次的幸福不是割裂的,不同成长需求的教师在不同阶段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2019年,在全市校长交流大会上,季海峰感慨地说,“幸福是一种能力,我的幸福就是我们的教师学会了怎样去理解、感受和创造幸福。让人欣慰的是,高新区学校的教师正在这条路上不停地奔跑。”

当校长就应该努力让教师过得“舒服”一点

因为我为报纸投了几十年稿件,深知作者愿意把自己的稿子发长点,可版面有限。为了限制发长稿儿,《保定日报》规定,没有特殊情况,稿子一般控制在1500字以内,多了罚款。还因为新闻要短小精悍,这样才能吸引读者。

我一段时间以来,真没少写文章,而且大多数文章统统违反了《保定日报》的规定,少则两、三千字,多则两、三万字。有许多文友也劝我别写忒长了,那样看着累得受不了。

俗话说:“劝皮儿劝不了瓤儿。”我的文章短不下来的主要原因是散文和报告文学,是大文章,不是小新闻。因此,谁说让我写短点,我是虚心接受,无法改正。

今天我写了《记者札记》“结识了季海峰、见证了好校长”一文,又有一万多字,真的不少了。是多是少反正得把事情说清楚,你不把“好”字说明白怎么论证他好在哪呢?

《季海峰系列报道马首篇》


有人看了我写季海峰的文章,点赞、认可,我自然高兴。有的校长会说,我的教学管理的诀窍、高招儿、经验比季海峰的还鲜灵?那你还得拿出事实和佐证。如果我听着你比季海峰这个校长当得还好,那我也不吝啬我的笔墨,今天用万言为季海峰歌功颂德;明天我也为你用两万字甚至三万字树碑立传。总之,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弘扬、传递正能量是我的职责所在。我真心地期待着涿州多出好老师、多出好校长;期待着涿州的教育大打翻身仗。

勇毅笃行、躬耕不辍、锲而不舍,为涿州教育鼓与呼,我将会一马当先、一如既往、一鼓作气。为涿州多出季海峰式的好校长而呐喊、助威、鼓掌、加油!

《季海峰系列报道马首篇》

               本文作者 张三清


《作者简介》:张三清、男、1956年出生,双塔办事处东关村人。河北涿州中学1974届高中毕业。曾当过农民、会计、电焊工、钣金工、民办教师、专案组长、市场协理员、公社广播员、县广播站编播组长;《涿州电视台》新闻部主任、专题部主任,国家公务员副科级待遇,2017年退休。现任涿州市30个单位宣传大使,《今日头条》(三青之声)总编辑;《保定日报》特约通讯员、《中国唐尧网》通讯员;涿州作家协会副主席、涿州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涿州市东关新村临时党支部书记,涿州市老干部局关工委负责人,涿州忠义文化协会副会长。2009年出版个人专著《张三清新闻作品选》20万字;2020年出版个人专著《难忘流逝的岁月》30万字。


责任编辑:姜水 黄建平 杨俊英

实习编辑:周子晴

总编辑:张三清

副总编辑:姜水 黄建平 张秀菊

编委:甄丽娟 张俊成 赵炳涛

顾问:刘书堂 刘会军 李长青 马洪文


2022年5月13日(1161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