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坤系列报道之二十
栏目:文学 发布时间:2022-03-07点击量:
《瞿坤系列报道之十九》(反馈篇)亦商亦儒真性情—— 读涿州大记者张三清采访瞿坤文章感触颇多作者 杨容菡跟涿州市华坤门窗厂老板瞿坤的相识纯是缘分使然。2020年暑假的一天,我们几个朋友约好了去涞水看荷花,瞿老板是作为司机给我们开车的。当时,我并不知道群

《瞿坤系列报道之二十》

(反馈篇)

亦商亦儒真性情

—— 读涿州大记者张三清采访瞿坤文章感触颇多

作者 杨容菡


跟涿州市华坤门窗厂老板瞿坤的相识纯是缘分使然。

2020年暑假的一天,我们几个朋友约好了去涞水看荷花,瞿老板是作为司机给我们开车的。当时,我并不知道群里有个瞿总,更不知道他是何许人也。

我们从高碑店出发,坐的是王老五的车,到了集合地点他不停车也不打招呼,扬长而去,弄得我们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坐在车上的我们,的别是组织者干着急也没办法。无奈,组织者只好给瞿坤打电话,告诉他我们坐着王老五的车先走了,不坐他的车了。

《瞿坤系列报道之二十》

王老五说“瞿总大奔驰快,一会就超过咱们了。”瞿坤接到电话,就一直在后面跟着,大概半个小时后,他打过电话来说,厂里来人了,他要回去处理事情。他还邀请大家回来后去他厂里吃饭、唱歌。

尽管当时我不是发起者,但还是为这样的结果感觉不好意思。人家是涿州人,为了接我们,专门来高碑店,而且是因为同行的都是女人,不会开车才放下厂里的工作百忙中应的这份差。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本来开始说不去的王老五又想去了,而且没有一点集体观念,让这愉快的出游不免有些遗憾!

回来的路上,发起者也在一个劲的抱怨王老五的一意孤行。我说改天咱们登门道谢吧,一来可以圆了这个场,二来尽管没坐人家的车,人家也为我们付出了。更该真诚地去说声谢谢。

2020年7月19日下午,我们一行人来到了位于涿州市东城坊镇陶屯村的华坤门窗厂。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厂门口的样子,准确的说大家没来得及下车,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就疾驰而来,又在门口戛然而止。我是第一个下车的,看到车上下来的中年男子比微信头像要年轻许多。所以不能确定是不是瞿总,就礼貌的打声招呼。这男子请大家下车进去,总算确认是主人了。我把同行的人一一介绍给他,最后介绍我自己时,因为刚介绍完我家老李,他把话抢过去说“你是小李。”“不,我是小杨。”这样的两句对白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刚才路上的种种纠结,刚到门口时的诸多尴尬都一扫而光。

人放松下来,连脚步也变得轻快。大家说说笑笑很快就来到二楼的客厅。其实二楼与其说是客厅,倒不如说是会议室更贴切。实木的办公桌椅,皮制沙发,特别是那高高悬挂的红国徽,这一切都彰显着主人的身份和追求。来不及细看,瞿总已经把水果递到大家手上,我推辞再三,怎奈主人热情,索性接过来,吃!

我们这边吃着,那边音乐声起,瞿总放开歌喉,一首《滚滚长江东逝水》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在这样的大咖面前,我们这些五音不全加跑调大王哪里有张嘴的份。瞿总见大家拘束,便开始打开了话匣子。他说自己以前就是个跑运输的,也没什么文化(初中毕业)。还别说听到这,咱找着自信了。好赖咱文化比他高点呀!

接下来的谈话瞿老板就不像没文化的了。从门窗业的发展到企业的经营理念,再谈到国际国内的一些信息,像发连珠炮,跟我们侃了一大阵子,我们听得都入了神。我对经营企业不感兴趣,却被他身上散发出的激情感染着,便冒昧打断了他的话问:“您认为经营企业最重要的是什么?”他不假思索地说:“经营企业最重要的就是做人,把人做好了,生意自然就有了。我做门窗这么多年,不用找销售渠道,没有专门的业务员。就靠质量赢得市场,就靠老用户的口碑拓展销售渠道。而且20多年下来,我的厂子稳步发展,年总产值总在几百万,没有大起大落!”

“疫情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冲击,特别是传统行业,包括房地产市场都不稳定,您的门窗业是不是也面临着困境?”我还是没忍住好奇心,继续刨根问底?

“我不认为有困境!”他目光炯炯,语气坚定地说:“到哪朝哪代人都得住房子,住房子就要用门窗。用门窗您就有市场!”

《瞿坤系列报道之二十》

看着我面前这个侃侃而谈的瞿老板,看到他在讲话时的那种自信,那么铿锵有力,那么掷地有声,我突然想起了刚读过的一本书,问题也就脱口而出了,“您读过稻盛和夫的书吗?”

他摇摇头。看来他的经营之道,他的学问都是来自社会大学,都是来自亲身实践。而且,他的故事中所讲述的桩桩件件寻求合作伙伴都遭遇背叛的经历,丝毫没影响他做人的原则,或者可以说,正是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才更加坚定了他诚信经营,做大做强的信念和决心!

愉快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夕阳西下时,我们告辞离开。他送我们到楼下,还一个劲的惋惜要留下来吃饭多好!快到家时,他发过来自己的简介,头衔很多。于是,脑补了一下,他活动的剪影,精力充沛,活力四射,真不像已近耳顺之年的人。

第二次见面是在那年的十天后,也是应瞿总的极力邀请,参加张飞庙的落成典礼。这可是圆了我多年的梦。“张飞故里”我神往已久,今日终于成行了。涿州是三国文化的发源地,这里的文化古迹“桃园故里”“张飞古井”等无一不彰显着汉桓候的忠义刚直,侠肝义胆。再经瞿总娓娓道来,更给人身临其境的感觉。而且,听得出来,他心底对这种忠义之士的崇敬和热爱,由三国文化而生的满满的自豪。我们移步换景,边走边听,一个个兴致勃勃,仿佛刘、关、张结义画面重现,三兄弟的朗朗笑声回荡耳边。正所谓,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瞿总的讲解太生动了,吸引来了一些旁听者,一对中年夫妇引起了瞿总的关注,可能是认识的缘故,他不时和他们攀谈几句。后来干脆停下来,和他们探讨起孩子成长过程中的一些教育问题。

说实话,从教三十多年,教育教学类书籍没少看,但是从这个门外汉口中听到这些道理,我还是很震惊,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侧耳倾听。那夫妇边听边不住地点头,看来是说到心坎里去了。那对夫妇告辞离开后,我突发感慨,“刚才您对他们说的那些话,我也经常拿来教育家长。”他说,“应该有更多的人来做这件事!其实,孩子都是好孩子,是一些家长的引领出了问题”。

“是啊,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孩子是家长的翻版,孩子身上的缺点,往往正是父母的问题”

我们边走边谈,那一刻,仿佛不是仅两面之缘的朋友,却仿佛神交已久的故人。

“所以,我认为更该受教育的是家长!”瞿总拉回我的思绪,斩钉截铁地说。

我赞同地点头,心底涌出更多的好奇,他怎会对家庭教育这方面如此内行?

“我是涿州市家庭教育协会的副会长,还是‘中华好儿女’特聘家庭教育指导师。”他好像会读心术一般解开了我的疑惑。

“我很喜欢跟孩子们打交道,他们年轻,有活力。有一次,我儿子的大学同学来家里,我问了他们一个问题——什么是社会?······”他继续说,我脑子里飞速闪过一个念头,应该带女儿见见这位能量满满的师长。

2022年2月5日,我和女儿开车前往涿州市华坤门窗厂,同行的还有两位喜欢唱歌的朋友。瞿总招呼我们坐下,简单的攀谈几句后,就开始询问女儿的学业,今后的目标等,还把他的座右铭分享给女儿——工作上一定要有激情和热情!“而且,年轻人一定要学习传统文化,用传统文化来矫正自己的言行。”正谈话间,窗外的喇叭声引起了瞿总的注意,他说:“涿州市的大记者来了”然后,风风火火地走了。

大概半小时后,我也终于见到了瞿总口中的大记者,果然器宇轩昂,尽管穿着很随意,却掩饰不住身上的书卷之气。而张老师的敬业精神更是让人敬佩!

他说:“我一生只做一件事——写文章!”

张老师听说我是语文教师后,也不兜圈子,就把他最近完成的文章分享给我,邀请我来写篇读后感。虽然心里没底,我也不好推辞,就欣然应允了。

《瞿坤系列报道之二十》

看看前面老师们的读后感都很棒,而且角度各异。我把自己的感受梳理一下,瞿坤经营工厂,却不像普通商人,只盯着赚钱;他没什么文化,浑身却散发着儒雅的气息;作为一名企业家,政府、社会给了他很多头衔,他却没有一点架子,每天以歌会友,以龙结缘,活的好不潇洒!正所谓,朋友多了路好走。他家大门常打开,交五湖四海之客,他的财运大门常打开,进四面八方之财。所以,我以——亦商亦儒真性情为主题。

很久没有写过东西了,匆匆成文,请老师们斧正!


《作者简介》:杨蓉菡、女、1968年2月出生于高碑店市盛办事处柳屯村。1988年,高中毕业后,走上教育岗位。从事多年班主任工作。近几年来,因为身体原因,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学习中医养生理论和营养学。


《三清寄语》:杨容菡老师我们是2022年正月初五在瞿坤的厂子邂逅相识的。

那天我们到了瞿坤的厂子没有直接去二楼办公室,而是瞿坤教我们舞龙。大约我们练了半个多小时觉得累了,就移步去了他的二楼办公室。我们刚进门看到四个人在那正唱歌,经瞿坤引荐得知他们是高碑店的。当我坐下后,一位离我较近的、和我一个属相比我小一轮的女士和我搭讪。通过闲聊,我知道她是语文老师,她知道我是记者。为了证明我的记者真实身份,我还从瞿坤的橱柜里拿出了我给瞿坤的两本专著给她看。看了我的书杨老师喜出望外,对我越发的敬佩。那天我们还一同去了三城看夜景。虽然我们是初次见面,但是,彼此印象很深。当时我们互相留了联系方式,把短暂的零距离接触也留在了记忆中。

令我没想到的是,她读了我给瞿坤写的文章后也写了读后感,写得还蛮不错,还蛮有水准,令我感叹:“不愧是语文老师,其文字基础就是不一般!”

其实还有我没想到的呢。当她看了我写的王宗伟的报告文学后,也感慨万千,又写了两千多字的读后感。她在微信里还说要拜我为师。我的回复是:“咱们相互学习!”

我为什么没有痛快地答应她呢?因为我喝了多少墨水我有自知之明。我的三把刀子两把剪子究竟什么程度我比谁都清楚。就我那水平哪能当语文老师的老师呢!我年轻的时候虽然也当过老师,教了六百多人,实际是教体育的。也教过物理、语文,那也是头一天晚上学习,第二天再到课堂上教,那叫现买现卖。我为什么只教一年半的书就辞职了,还是因为怕误人子弟,还是责任使然。虽说我现在是有个小名气,是因为我从事的工作是容易让大家熟悉的工作。如果换了别人,新闻工作比我会干得更好。

杨老师是教语文的老师,我是码方块字的专业指着写文章吃饭的。应该说我们是同行,有共同语言。今后我们以文会友,常来常往,并希望杨老师在我的写作团里我们精诚合作,看我的文章,为我写读后感,当好我的啦啦队,让我们在写作方面相互学习相互提高,让晚年生活过得开心快乐足矣。